Menu:


点击最多

  • 他说
  • 积极进行对症治疗
  • 国家加大了对高校毕业生群体
  • 决定给予李富山开除党籍处分
  • 合力共建先行示范区和新文化
  • 厨房家电市场高增长态势得以
  • 经过综合考虑
  • 入伍才四个月
  • 先后任六盘水市委常委、钟山
  • 要把握活动重点要求
  • 山东省司法厅厅长王本群介绍
  • 降低项目建设风险
  • 推荐阅读

  • 山东省司法厅厅长王本群介绍
  • 谷文耀说
  • 他说
  • 统筹推进
  • 经过综合考虑
  • 国家加大了对高校毕业生群体
  • 当前发生的新工业革命是颠覆
  • 爱情事业皆得意的宋仲基
  • 这位试药人告诉记者
  • 有网友称
  • 仅有1人有成绩
  • 规则制定者还真应该再将 新
  • 对于业主们上述说法

    2021-04-27 23:05

    当天,海口市市政市容委综合协调处相关负责人接受了请愿书,并表示原主要领导调离后,新任领导很重视人民网海南视窗对海口市便民疏导点乱象的报道,目前已经组织四个区对辖区便民疏导点情况进行摸底调查,南亚广场绿化带便民疏导点业主的诉求以及全市便民疏导点的如何整治,将有待新任领导做决定,并将相关情况第一时间告知新闻媒体。

    对于业主们上述说法,记者试图通过电话及短信向黄少芳进行核实,但均未获回应。

    租得铺面后,每家商铺又花费了一定的装修费用开始经营店面。众多商铺业主表示,由于黄少芳迟迟没有为他们办理营业执照,以及租金过高等原因,这里的商家几乎都入不敷出。

    近段时间,人民网海南视窗专题报道《揭秘海口疏导点乱象:便民还是牟利》引起社会强烈关注。众多便民疏导点业主通过报道,逐渐认识到他们花费巨款租得的铺面,实际上并没收费依据,经营者每月只需缴纳不到500元的管理费和卫生费。为此,南亚广场便民绿化带疏导点众多商铺业主已联合罢交非法租金,并疑遭黑社会人员恐吓。

    为保护人身安全,争取正当权益,8月9日,南亚广场绿化带便民疏导点16户商家联名向海口市政府求援,请求政府出面协调解除便民疏导点非法合同,帮助索回巨额损失。

    8月9日,南亚广场绿化带便民疏导点16家商铺业主终于下定决心,相信海口市政府既然批设了这处疏导点,就一定会履行监管义务,解决出现的一系列社会矛盾。当天,他们联名将《请求海口市政府出面处理南亚绿化带便民疏导点商铺集体解除与文林公司法人代表黄少芳租赁合同等事项》的请愿书,委托记者交给了海口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

    南亚广场绿化带便民疏导点商铺代表介绍,2012年9月,该疏导点26家商户在看到澄迈籍女子黄少芳(编者注:系海口市文林环境治理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出示的海南联创达环境环境治理有限公司获得的《海口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关于在南亚广场增设便民疏导点的批复》,以及联创达公司将疏导点转租给黄少芳的《场地租赁合同》后,与黄少芳个人签订了《商铺租赁合同》,双方约定每间铺面租金5000元/月。同时,每家商铺还向黄少芳缴纳了5-6万元的进场费、1-1.5万元押金,这笔款项黄少芳没有出具任何收款凭证。

    请愿书中称:“南亚绿化带便民疏导点是市政府批建的合法疏导点,我们与在2012年9月-10月与政府指定的文林公司法人代表黄少芳签订租赁合同(租金每间每月5000元、押金每间1-1.5万元、进场费每间5-6万元未开任何收据)。现在经营至今未能办理工商营业执照,并且以上收费均不合法。在与黄少芳协商无果的情况下,集体恳请市政府出面协调解除合同,退还押金、进场费,赔偿装修损失等费用。”同时,请愿书还附有业主租赁合同复印件及证明被收取进场费的集体签名。

    据业主何女士介绍,7月26日,两名女子再次前来收租被拒后,丢下一句“我们找黑社会人来收”的话就走了。紧接着,7月29日、30日、31日,连续3天出现4名纹着龙、虎、豹图案的男子上门收租。其中有一天,4名纹身男径直走进18号铺面后,拉下电闸,扬言“先把你们搞定,今天不交租,一定要关门”。随后,周边商铺业主纷纷赶来将4名纹身男团团围住,才将4人吓退。

    今年6月、7月,南亚广场绿化带便民疏导点的业主们都在持续关注人民网海南视窗关于海口市便民疏导点乱象的系列报道,终于明白他们租得的便民疏导点,并非是商业铺面,按照相关规定不能收取进场费及租金,业主每月只需缴纳不到500元的管理费、卫生费。为此,黄少芳派人收取7月份租金时,遭到该疏导点众多业主的集体抵制。

    通过这些事情,南亚广场绿化带便民疏导点的业主们已感到人身安全受到了影响。但更令他们担心的是,通过媒体对海口市便民疏导点乱象的曝光,尤其是海大北门便民疏导点申请拆除的行政诉讼案、撤销海甸二东路便民疏导点的决议,使他们开始怀疑南亚广场绿化带便民疏导点是否也有被拆的一日。“如果真等到拆除的那天,我们5、6万元的进场费谁来赔偿?几万元装修铺面的钱谁来赔偿?”业主们开始担心血汗钱打水漂。